地位:首页  一点资讯  点赞党 工夫:2017-12-16 Tag:抒怀散文 美文摘抄

是听到了冬的召唤,照旧看到梅在顶风招手?

一场雪,在冬天的晚上寂静而至,虽路途悠远却未显半点倦意,轻巧地从天空中飘落上去,落上了屋顶,挂在了树梢,钻进了衣领,铺满了空中,吞没了乡村,最初掩盖了尘世阡陌。

记不得,初遇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天了,只晓得,年年践约从未曾遗忘,带着独占的滋味归纳久别相逢的拥抱。再见时,竟没有丝毫的陌生感,度量中萦绕着的仍然照旧现在的温度。

雪天中,踩着柔柔绵绵的雪而行,会忍不住浅笑,那拂了还满的花瓣落在发间,虽没有桃红嫣然的妩媚,却自带着一种温婉安静的素雅气味,如果再手捻一枝梅花,完完全全便是一个美若天仙的画中人啊!

假如说倚门听雪是一种浪漫,那么踏雪寻梅便是一种意境。洁白的天穹下,一株梅花不慕人间的万千风华,与风雪相守单独开落,在商定的时节里等着一个踏雪而来的人,然后,雪中有梅,梅下有人,雪压弯了枝桠,触到了人的眉眼,相映成景甚是美观!

实在,又何止只是雪和梅的相衬,放开唐诗宋词的长卷,昔人书生笔下以雪为题的诗词不可胜数,顺手拈来每一首摹仿出都是一副绝美的画卷。

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窗外暮色四起,冬雪欲来,屋内红泥火炉上温一壶酒,与友共饮围炉夜话,暖和如春好不满意!

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群山万壑飞鸟绝迹,万里迷茫不见人世烟火,只要孤翁瘦影在寒江独钓。孤寂冷落的气味劈面,此情此景怎不让人倍感苍凉?

“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。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”夜幕时分,山路漫长,天寒地冻,白屋更显凄然,门外犬声不止,柴门顶风而开,是谁披着浑身风雪,踏着厚厚的雪层,收回咯吱咯吱的声响返来?异样是雪天,眼中倒是另一番现象。

闲话昔人笔下的冬景,有雪、有梅、有炉、有酒、有远方披雪而来的新识或旧交,另有那些或离愁或悲喜的意境,诗中有画,画中有景,在各有所寓的满意下,更突显了雪之美冬之韵的画面感。

雪中,不论是过客照旧归人,随着昔人的韵脚,带着凡间的风沙打天南地北来,莫问前路莫问行止,在推开冬的门楣的一刹,循着一缕清香,看到雪影梅红,一切尘世之中的沧桑和干扰都俱净归尘,让人遗忘来时路!

冬是冰冷而寥寂的,因有雪,而变得有了温度,雪是冬的魂魄,一遇见雪,肃萧的空山也孕育了春的活力,让民气生欢欣,丰盈了冬天的影象。

在冬日,若遇不到一场雪,是一种遗憾,雪中若寻不到一株梅,是一种落寞。好像自古以来,梅和雪便是相伴而生的,就像,人活路上那些相遇的缘分,总有一团体是为了另一团体而来,哪怕是隔着千山万水,也会在一个特定的工夫邂逅,就如年年落雪时节梅花恰好开。

终身之中,无论是与人,与事或许与物,不论是初来照旧重见,该遇见的怎样也躲不外。雪有雪的来意,梅有梅的心思,白雪红梅相依相偎,成绩一段绝代韵事,缘分也便是这般不早不晚,恰好恰好你来我也在。

终究是没有孤负冬的期盼,雪花一片一片,昏黄而优美。走在冬雪漫舞下,三千青丝虽未尽染,万缕情思却落在了心间,轻嗅着雪的气味,剪一枝梅花,在雪地里学着昔人样子,落一首温润的诗情画意!

这一场雪,从唐诗宋词里来,从古下到今,一层层明净雪事里,掩藏着几份欣喜,几份闲愁?雪色暖,风不言,从古到今,谁在雪舞尘世里,遇一株梅开,等一团体来?

文/露儿

上一条点赞党前往点赞党目次下一条点赞党

小提示:按 ← → 偏向键可以切换上一篇、下一篇;按回车键前往栏目目次